长征中30名“女神”:“个个都不简单”
更新时间: 2019-03-11

从这份名单上能够看出,30名女红军分为三部分:一部门是中央直属机关负责人跟领导干部的夫人,如邓颖超、康克清、蔡畅、贺子珍等;一部分是卫生部分的女同志,如邓六金、刘彩香、李桂英等;一局部是工作组的成员和政治兵士,如李伯钊、王泉媛等,主要担负考核土豪、宣传国民、寻找民夫等工作。这30名女红军中,有5位湖南人:蔡畅、刘英、邱一涵、吴仲廉、曾玉。

在江西于都中央红军长征动身地留念馆里,陈设着一份72年前加入中央红军长征的女士兵名单。于都党史办主任曾懿华先容说:“长征出发时,有32名女红军随军出征,其中30名最终到达了延安。”

“她们不一个中途退却的”

这份名单是如何判断的?

“她们是咱们心中的‘女神’。”长沙市周南中学一名初中生在《长征故事读后感》中这样写道。女红军们穿梭时空,成为了今天新生代心中的“女神”。

1934年9月中旬,中央妇女部部长李坚真接到中央组织局主任李维汉的命令:草拟一份随红军主力一起举措的女红军名单,恳求总数不超过30人。李维汉告诉她:“组织上决议筛选一批身体好、会做民众工作的妇女干部……妇女部先出个名单给我,总数不要超过30人。”还清楚告知她,中心领导同志的夫人跟在核心直属机关担当引导职务的女同道可能不斟酌,由中央组织部决定;在军队工作的女同志也不用考虑,由总政治部决定。

当时苏区的局面已经非常紧迫了,可能跟随雄师队行动对每一位女同志来讲都是一种光彩,而从某种意思上来说,随队长征也是一种保险的保障。既然是策略转移,就不可能把所有人都带走。对女同志参加长征,中央当时规定了3个条件:一是共产党员,政治坚固;二是有独破工作才干,会做干部工作;三是要身强体壮,能适应艰巨环境。据中国女红军纪念馆讲解员介绍,切实当时最“恐怖”的是妇女“怀孕”,“怀孕”基本上就象征着与长征无缘。